让老外知道北京话和普通话的区别

今天课下,一位韩国学生冲我走过来,一脸优越感的样子告诉我,“老师,我学习了两句北京话。第一句是吃了吗您讷?,第二句是嘛儿去?”。尤其是说道“儿”字的时候还刻意停顿,估计是担心我听不出来所以强调一下!

在这里我想着重说一下“北京话的儿话音”问题。北京话特别明显,比如三里屯,北京人会说成三里屯儿,学生也会把所有的儿化音甚至用儿的地方都归结为北京话,这显然是不对的。因为“儿”在其他地方是可以起到一定的语法作用的,比如词性的转换。

说到儿化音,不得不提到一个专业词“语流音变”,那什么是语流音变呢,在连续的语流中,一个音受另一个音的影响,说话的快慢高低强弱都发生了变化,而且这种变化往往是有规律的。这种变化往往会引起一个矛盾,课堂中所教的音和实际上听到的音并不一样,这正是学生在实践中听不懂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如果想解决这个矛盾,一方面提高学生的听力理解能力非常重要,另一方面也要适当的在课堂上进行讲授。

其实,普通话的儿化韵也有一些与后缀“儿”并无语源上的关系,例如,北京话的今儿,明儿等,其中的“儿”都是“日”的儿化音变,这儿,那儿是“里”的儿化音变。但作为一种语音现象都可以一起讨论。在儿化过程中由于要调整音节结构,就会产生脱落,弱化,央化鼻化等许多语流音变的现象,使一些原来不同的韵母,儿化后读音变得相同了。

儿化音变从词汇语法的角度看是一种构词音变,因为儿化可以使有一些词产生新义成为另一个词,比如“方”“方儿” 一个是形容词,一个是名词药方的意思。儿化可以使不成词语素成为一个可以独立使用的词,比如 “馅儿”和“辫儿”而且,儿化可以通过词性转换派生新词,“火儿”“黄儿”。同时,儿化还有表达词义的感情色彩和语言风格色彩的功能。小孩儿, 小鸟儿,由此表达喜爱亲切轻松的感情色彩, 当然也还有可以表达与爱称相反的憎恶,嫌弃,比如:小偷儿,土老帽儿等。

儿化音变并非北京话特有的语音现象,许多汉语方言都有这样的音变,但是“儿”的读音并不相同,儿化的方式也各有特点,这点一定要让学生分清楚!

转载请保留出处:http://www.prcba.com/jiaoxuefa/10729.html

推荐您可能喜欢:

您可以用微信随时随地关注攀达汉语

打开微信,对准左侧,用手机扫一扫二维码或搜微信号wwwprcbacom,即可关注攀达汉语微信公众号,我们会为您定期送上新鲜的汉语资讯及国内外趣闻,您还可以随时随地与我们进行对话和交流。

返回到顶部 在线留言